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阻擋溜車身亡,他是不是“第三者”

2020-05-20 16:44:18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王丹

  時間:2020年5月12日

  地點: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人民法院

  案由: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

  案情:淮安居民趙某與妻子外出收割莊稼,為節約時間和住宿成本,一般是將運輸收割機的貨車停放在高速公路服務區。2019年9月23日上午,趙某在服務區接開水時,看到貨車出現溜車,便跑向右側車頭試圖用身體阻擋溜車,后因溜車速度快,趙某被貨車與另一輛車輛擠壓致死。趙某的妻子、母親、兒子作為原告,起訴保險公司要求承擔交強險、商業三者險賠償,費用共計61萬元。

  案情回放

  趙某購得一輛家用小貨車,平時用來跑運輸,農忙時節用于運輸收割機為他人收割莊稼。

  2019年9月22日晚,趙某駕車來到山西境內開展收割作業,并將車輛停放在服務區。由于到達服務區時已是晚上,趙某便把車輛停在一輛大貨車的左側,但停車時車頭傾斜著朝向旁邊的貨車。趙某夫婦為節省時間和住宿成本,晚上就在車上休息,同時還把衣服洗好后掛在車頭左側進行晾曬。

  第二天早上6點半左右,趙某與妻子在服務區洗漱,臨出發前對前車窗玻璃、車頭等進行擦洗,同時為水箱加足水,妻子劉某則在副駕駛室收拾衣物。

  隨后,趙某拿著水杯去服務區接開水,返回途中距離貨車四十米左右時,看到車輛出現溜車,車頭駛向右側大貨車,趙某本能地跑向車頭,試圖用身體阻擋溜車,并希望通過傾斜車頭與右側旁邊大貨車之間的空隙,回到駕駛室來控制車輛。由于車輛停放的地勢有一定坡度,溜車速度加快,當趙某剛用手推右側車頭時,被夾在自家車輛與停放的大貨車之間。由于趙某自家車上裝有一臺收割機,即使附近的十幾個人幫忙,也無法使得車輛退回。后來用一輛大車拖拉涉案車輛左后側方,才把車輛移開,趙某因搶救無效死亡。

  趙某為涉案車輛向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洪澤支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商業三者險(不計免賠額)50萬元、駕駛員座位險1萬元,事發時在保險期內。當地交警部門出具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趙某負事故全部責任。

  妻子劉某、母親趙某蘭、兒子趙某某作為受害人趙某的第一順序繼承人提起訴訟,要求保險公司承擔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責任,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共計61萬元。

  庭審現場

  2020年5月12日下午,案件在洪澤區法院第二法庭開庭,由法官陳士濤獨任審理,原告及其代理人、被告代理人均到庭參與庭審。該案曾于3月12日采用“云法庭”模式進行審判,曾因部分證據需要核實,庭審中止。

  法官釋明,自2020年1月1日起,淮安市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不再區分受害人住所地或經常居住地、收入來源等因素,使用統一賠償標準。據此,原告提供了訴訟請求項目及其計算方法,包括死亡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等五項請求,共計61萬元。被告代理人對此無異議。

  原告劉某、趙某蘭及趙某某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向法庭陳述訴訟請求的事實和理由后,被告保險公司的代理人答辯稱,對原告提起的訴訟請求事實無異議,受害人為車主,也是被保險人,在本次事故中承擔全部責任,不在保險公司的理賠范圍,故不應由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保險公司是否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

  原告代理人出示《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涉案車輛司法鑒定意見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單》等證據,證明受害人在被告處投保了交強險,溜車屬偶然因素,非人為原因造成,不存在故意制造交通事故情形,且事故發生時作為駕駛員的受害人在車外,不屬于車上人員,系第三者。證明被告應對受害人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

  被告代理人表示,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無異議,但其無法達到證明的目的。交強險條款第五條明確了交強險賠償的范圍不包括車上的人和被保險人。另外,《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三條規定,發生道路交通事故時本車上人員及被保險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非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的保險標的。由于受害人趙某為案涉車輛投保人、駕駛人、被保險人,盡管事發時其不在車上,但其作為被保險人,按照規定,其人身損害不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所規定的保險公司予以賠償的范圍。

  原告代理人認為,受害人在被告處投保了交強險,法律規定提供格式條款應對其免責責任條款盡到提示說明義務,要求被告出具證據,否則該條款應對受害人無效。

  被告代理人抗辯稱,交強險是法律規定,無需盡提示義務。

  保險公司是否承擔商業險“第三者”責任

  原告代理人出示《神行車保機動車保險單》證據,證明受害人在被告處投保了不計免賠額50萬元的商業險,盡管受害人是駕駛員、被保險人,但事發時人在車輛外,車輛當時是處于熄火狀態,手剎處于正常檔位,其已經完全脫離對車輛的控制,與行進意義上的車輛駕駛員有明顯的區分,也就是說此時的受害人并不屬于真正意義上的駕駛員,與其他人一樣,屬于第三者。證明要求被告按照商業三者險的標準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代理人向法庭出示《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機動車輛商業保險示范條款》一份,引用其中第三條條款,再次說明“本車上人員、被保險人”不屬于保險法中“第三者”的責任范疇。

  原告代理人認為,被告提供的證據是被告單方面制作的格式條款,要求被告提供出售給受害人盡到提示義務的證據。同時,認為被保險人的身份并非是一成不變的,應以事故發生時其是否處在保險車輛之上為依據,在車上即為“車上人員”,在車下即為“第三者”。本案中的受害人趙某在事發時,并不在車上,被保險人隨駕駛員對車輛控制的時空變化,而轉化為“第三者”。

  被告代理人提出,依據原告提交的《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該文書已經證明受害人是車輛所有人、駕駛人、受害人及車輛的被保險人,根據商業險相關法律的規定,原告主張要求按照“第三者”身份來賠償,不符合法律規定。

  雙方經過辯論后,原告及其代理人請求法院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被告代理人則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法庭宣布此案擇期宣判。

  法官提醒

  該案承辦法官陳士濤表示,死者趙某是家里的頂梁柱,由于其未能正確處理溜車事故而造成自身死亡,給家人帶來精神上創傷,令人同情、惋惜。需要吸取的教訓是,死者趙某長途行車,在將車輛停放在加油站停車場時未注意到傾斜的坡度,也未能采取有效防護性措施阻止溜車的發生,當停放車輛出現溜車險情時,亦未能采取合理有效措施,而是出于本能用身體阻擋車輛滑行,致使悲劇的發生。從法律上看,我國相關法律對于機動車投保人、被保險人特殊身份規定為不屬于交強險賠償范圍;對于死者趙某下車后可能轉化為商業“第三者”責任險,司法實踐中有爭論,也是本案雙方爭議的焦點。從事故發生主體來看,死者既是受害人,又是投保人、被保險人、駕駛員,多重身份主體對于本案的認定增加了難度。

  法官提醒,駕駛員要養成定期對車輛進行檢查的習慣,重點檢查剎車等關鍵性部件;要注意觀察停車環境和地形,盡量不要停在有坡度的區域,要及時拉好手剎,同時還應做好其他的防護措施,如在車輪下放置障礙物,以防止車輛溜車;如出現溜車情形時,可采取安全合理的方式,但絕不能貿然用身體試圖阻擋車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人身財產損失。

 友情鏈接

/ Links
广西11选5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