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6萬元救濟受虐女童:讓司法救助“提前就位”成為常態

2020-05-20 09:53:34來源:新京報評論  責任編輯:王雅妮

  4歲女童被生父繼母虐待案又有新進展。

  據新京報報道,5月18日,黑龍江省建三江人民檢察院召開司法救助公開聽證會,對發生在建三江創業農場虐童一案受害女童于某茜的司法救助申請進行公開審查,決定給予6萬元國家司法救助資金,用于后續治療。

  對于這個可憐的不幸女童,6萬元的國家司法救助金是雪中送炭。一個多月前,因將大便拉在隨身穿的紙尿褲里,引起“繼母”曲某亭不滿,年僅4歲的她被虐打致重傷二級,截至5月18日,仍在醫院救治,尚未脫離生命危險。雖說繼母和生父都已因涉嫌故意傷害、虐待女童罪被檢方批捕,但醫療費也沒有了著落。而司法機關提供的這筆救助金,在危急關口可以解燃眉之急,幫助女童接受更好治療,恢復身體健康。

  回看這起案件的進程,在媒體曝光后,便進入了“司法時間”。從檢方及早介入,到變更監護人,再到給予國家救助金,這些實打實的舉措,推動著案件向積極方向發展,既體現了司法在保護兒童權益上的主動作為,也向外界釋放出嚴懲家庭暴力行為、侵犯未成年人利益的強烈訊號。

  尤其值得肯定的,是司法機關追責與救濟“兩不誤”,國家司法救助愈加照進現實、觸碰痛點。

  從2015年中央政法委等6部門印發《關于建立完善國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見(試行)》,對國家司法救助制度進行“重塑”后,統一了刑事被害人救助資金、涉法涉訴信訪救助資金等專項資金,改變了國家司法救助僅局限于訴訟費“一隅”的尷尬局面。在司法實踐中,待案件審理塵埃落定后,按照“告知、申請、審批、發放”程序伸出援手,也的確紓解了刑事案件受害人孤立無助的困苦。

  現實中,很多刑事案件的偵查、起訴、審理并非朝夕之功,往往曠日持久,如果等到案件“云破天開”再行救濟,受害人可能早已撐不住。司法機關提前介入施援,根據情況為困苦無著的受害人提供國家司法救助,更有利于改善被害人的艱難處境,也體現出司法機關的主動作為。

  事實上,除了這起女童受虐案,最近發生的“埋母案”也是“多有獲益”。被害人王某某現年79歲,年高體弱,生活不能自理,檢方不僅為被害人家中送去米面油等生活用品,還按照相關法律規定,為被害人王某某申請了司法救助金50000元。這些“提前就位”的國家司法救助金,對受害人而言,有“四兩撥千斤”之用。

  司法是正義的底線,也是良心的底線。給予被害人適當的司法救助,更能彰顯司法為民的擔當,增強司法威信和公信力。

  從制度設計看,國家司法救助應駛入立法軌道。其實,不僅是刑事訴訟,民事、行政訴訟也都面臨司法救助的問題,理應有一部統一的國家司法救助法,體現司法的人道關懷,并就國家救濟“提前就位”等,作出相應規范。

  從司法實踐看,國家司法救助制度還須更多“演繹”激活。一方面,需要通過宣傳普及,讓公眾知曉國家救濟制度,關鍵時刻“推自己一把”。另一方面,通過女童被虐案、埋母案等,推動國家救濟環節整體前移,實現司法救助訴訟環節全覆蓋,為受害人提供觸手可及的有力援助。

  無論如何,從前不久“埋母案”被害人獲司法救助金,到這次6萬元救濟受虐女童,都為司法救助“提前就位”提供了有益的司法實踐。對于受害女童于某茜,還有被埋的老人王某某,拿到手的這筆司法救助金,能解燃眉之急。但從長遠看,除了讓司法救助制度的運行成為常態之外,也需要從完善社會保障、提供社會救助等方面入手,為受到不法侵害者撐起一方藍天。(歐陽晨雨)

 友情鏈接

/ Links
广西11选5哈 北京期货配资 吉林快三计划预测神器 同花顺模拟炒股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九娱乐平台下载app 陕西快乐十分怎么选号 贵州11选五前三组选 闪牛股票配资合法吗 江苏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三分彩开奖是同步的吗